美好作品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下):人文学科学术训练平台与体系建设
发布时间:2019-03-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训练


美好作品的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下): 

人文学科学术训练平台与体系建设



陈 庆 法学博士 法学副教授

西南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硕导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

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创馆馆长



三、什么是本科教育


在前面两篇文章中,我已经谈过我在德国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的所见、所闻与所识,同时,我也以海德格尔为例解释了德国教育界所实践的「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现在我打算解释接下来的两个问题:

第一,我们需要建设何种人文学科学术平台以训练我们的博士研究生与青年学者?

第二,我们需要创建何种人文学科训练体系?


国内的各级研究基地不是我的讨论对象,这里我只想谈谈我关于人文学科高阶训练平台的认识与实践。


首先,我们需要区分大学教育的层次。本科教育是基本层次。“本科”称谓是蔡元培先生确定下来的,他用“本科”诠释西方文理教育或studia liberalia( septem artes liberales)传统。这个理解非常精到!


如何理解「本科」中的「本」?


这需要联系如下的观念:「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欤?」(《论语 ·学而》)。



这里的「本」是立身处世之根基。


但是,这里存在一个古今之变:现代大学本科教育所传达的「本」不是「孝悌」意义上的「本」,而是「自由公民立身之道」:做一个自由公民的道。


这里就存在一个从臣民教育到公民教育的转换:从如何做一个好臣民转变为如何做一个好公民。


如何理解「本科」中的「科」?


「科」需要联系上文讲到「学科(拉丁文disciplina|英文discipline)」:训练体系。


西方大学本科教育的基石是Trivium,即「三艺」:文法(γραμματική)、逻辑(λογικὴ τέχνη)、修辞(ῥητορική (τέχνη))。


拉丁文Trivium源自 tri- (“three”) +‎ via (“road”),本义是“三条道路”。这「三艺」皆与「言(λόγος)」有关。


这背后存在一个历史悠久的思想传统:逻各斯中心主义。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容我以后解释。


文法(γραμματική)本义是“与书写有关的东西”。这是通向「逻各斯」(λόγος)的第一阶段道路。


逻辑(λογικὴ τέχνη)是论理的技术,这是通向「逻各斯」(λόγος)的第二阶段道路。


修辞(ῥητορική (τέχνη)))不是我们汉语语境中的寻章摘句,而是大众说服术,这是通向「逻各斯」(λόγος)的第三阶段道路。


「四艺」,即Quadrivium,本义是四条道路:算术、几何、乐理、天文。吴国盛教授将「四艺」总结为两个环节:理论数学与应用数学。算术与几何属于理论数学,乐理与天文属于应用数学。



概言之,「本科」中的「本」指自由公民立身处世之道,「本科」中的「科」指关于自由公民立身处世之道的训练体系。


本科教育之后存在两个延伸方向:专科教育与学术教育。


法学院(Law School)、医学院、工程学院等职业技术学院是后本科阶段的专科教育平台。这里的“专科”指专业科目,如法学、医学、建筑。

研究所(Institute)是学术教育的平台。


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




有人说:“蔡元培之后再无蔡元培”。的确,当我们的大学把本科教育办成专业教育(即专科教育)时(例如,全国范围创办法学院四年制本科专业),剔除本科教育所蕴含的“训练自由公民立身处世之道”这一大学教育灵魂时,我们时代的许多大学校长已经无法与蔡校长并驾齐驱了。


蔡元培先生


四、专业图书馆与研究所:人文学科的基础学术训练平台


(一)人文学科学术训练离不开专业图书馆


文科研究高度依赖文献、语文、逻辑,理科研究高度实验室、逻辑、数学。


所以,人文学科第一个基础学术训练平台是专业图书馆。


2013年西南大学打算改造图书馆体系,建立「中心馆+特色馆+专业分馆」系统。「法学图书馆」是专业分馆体系的组成部分。我被委任为法学图书馆首任馆长,担纲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创馆工作。


2014年10月在我即将赴德国留学之际,我留下一张法学图书馆建设图纸。


在我赴德研究期间,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一期开工建设。2015年10月,我回国之后,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正式挂牌成立。


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一期建设成果)


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二期建设成果)


(二)人文学科学术训练最好依托「研究所」建制


在德国留学期间,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每月资助我1300欧元,除去食宿花费,大部分钱我都用来买书了,回国时带回了100多公斤外文书。



但是,即使我个人用再多的钱买珍贵外文文献,也解决不了我回国后的「外文文献不足」问题。经过认真的思考与研究,2015年上半年,我给西南大学相关领导写了一封长信,建议创设一个新的研究平台: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经过多方努力,这个平台被批准设立。2015年10月,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挂牌成立。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基本典藏


关于「研究所」,我有三点基本理解:


第一,文科研究所的核心装备是丰富的专业藏书,理工科研究所的核心装备是高精尖实验室。


第二,研究所要有独立学术使命。我给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明定的学术使命是「译注经典,中西合璧,人文化成」。


第三,研究所要有逐步推进实施的研究与教育计划。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的基本研究计划是「亚里士多德—托马斯原典译注」,基本教育计划是「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


作为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创馆馆长,我给管理员的基本指示是:来者只要是人,都有权利进来读书。


作为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我关于本所3000册珍稀外文文献的态度是:本所文献对全球学者免费开放。


五、我的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体系


自2015年开始,我就以自建的「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官方网站:http://ilatina.swu.edu.cn)为平台,推进研究生层面的拉丁文教育,2017年,我开始同时推进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





有一个在西南民族大学读书的硕士,每周六早晨从成都坐火车赶到重庆,然后再坐一个小时汽车赶到北碚西南大学,参加每周六上午9:30开课的拉丁文课程,下午听完古希腊文课程后,再继续坐火车回成都,以这种方式,他在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学习了一整年拉丁文与古希腊文。这让我十分感动!



每周六来上拉丁文与古希腊文课程的同学,有一半是西南大学之外的同学,有的来自重庆大学,有的来自西南政法大学,有的来自四川外国语大学,有的来自重庆工商大学,有的来自四川美术学院。这些学生为了能赶来重庆北碚上课,每周六都要坐来回两到三个小时汽车或轻轨。每隔一两年,我都会收到曾在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学习过同学的好消息:他们或者考上了博士,或者留学了。




可能由于我是在「免费」教授优秀学子拉丁文与古希腊文,触碰到某些人的市场利益,所以,我的拉丁文教育与古希腊文教育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攻击。


现在我澄清一下我的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体系。


我的拉丁文教育体系


我的拉丁文教育目标不是培养拉丁语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或古典学本科生,而是对法学、哲学、史学、语言学等相关专业研究生展开学术训练。这就好比,中文系本科生要学古代汉语,历史系研究生也要学古代汉语,但是,后者学习古代汉语是为了进行学术训练,以研读《史记》之类的史学经典。


我的拉丁文教学体系包含三个环节:

Wheelock's Latin+Familia Romana+专业经典读译。


Wheelock's Latin构成基础语法学习环节。



Familia Romana构成语感与语法实践环节。



专业经典读译是拉丁文学术应用训练环节。专业经典读译用的材料是我自己的研究成果。





我的古希腊文教育体系



我的古希腊文教育目标不是培养古希腊语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或古典学本科生,而是对法学、哲学、史学、语言学等相关专业研究生展开学术训练。



我的古希腊文教学体系包含四个环节:

Reading Greek+Introduction to Attic Greek+Athenaze+专业经典读译。


Reading Greek构成语音与语感学习环节,此书我只教授第一单元,帮助学生掌握字母、语音与简单句语法。



Introduction to Attic Greek构成语法学习环节。此书构成学生语法学习书。



Athenaze构成语感与语法实践环节,此书是主要课堂教学用书。



专业经典读译是古希腊文学术应用训练环节。专业经典读译用的材料是我自己的研究成果。



最后,我想以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西文所训结束这篇文章:


VERITAS VOS LIBERABIT.
ἡ ἀλήθεια ἐλευθερώσει ὑμᾶς.



2019年3月15日 写于西南大学拉丁经藏研究所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创建于2015年10月)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译注

美好作品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下):人文学科学术训练平台与体系建设

发布时间:2019-03-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训练


美好作品的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下): 

人文学科学术训练平台与体系建设



陈 庆 法学博士 法学副教授

西南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硕导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

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创馆馆长



三、什么是本科教育


在前面两篇文章中,我已经谈过我在德国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的所见、所闻与所识,同时,我也以海德格尔为例解释了德国教育界所实践的「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现在我打算解释接下来的两个问题:

第一,我们需要建设何种人文学科学术平台以训练我们的博士研究生与青年学者?

第二,我们需要创建何种人文学科训练体系?


国内的各级研究基地不是我的讨论对象,这里我只想谈谈我关于人文学科高阶训练平台的认识与实践。


首先,我们需要区分大学教育的层次。本科教育是基本层次。“本科”称谓是蔡元培先生确定下来的,他用“本科”诠释西方文理教育或studia liberalia( septem artes liberales)传统。这个理解非常精到!


如何理解「本科」中的「本」?


这需要联系如下的观念:「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欤?」(《论语 ·学而》)。



这里的「本」是立身处世之根基。


但是,这里存在一个古今之变:现代大学本科教育所传达的「本」不是「孝悌」意义上的「本」,而是「自由公民立身之道」:做一个自由公民的道。


这里就存在一个从臣民教育到公民教育的转换:从如何做一个好臣民转变为如何做一个好公民。


如何理解「本科」中的「科」?


「科」需要联系上文讲到「学科(拉丁文disciplina|英文discipline)」:训练体系。


西方大学本科教育的基石是Trivium,即「三艺」:文法(γραμματική)、逻辑(λογικὴ τέχνη)、修辞(ῥητορική (τέχνη))。


拉丁文Trivium源自 tri- (“three”) +‎ via (“road”),本义是“三条道路”。这「三艺」皆与「言(λόγος)」有关。


这背后存在一个历史悠久的思想传统:逻各斯中心主义。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容我以后解释。


文法(γραμματική)本义是“与书写有关的东西”。这是通向「逻各斯」(λόγος)的第一阶段道路。


逻辑(λογικὴ τέχνη)是论理的技术,这是通向「逻各斯」(λόγος)的第二阶段道路。


修辞(ῥητορική (τέχνη)))不是我们汉语语境中的寻章摘句,而是大众说服术,这是通向「逻各斯」(λόγος)的第三阶段道路。


「四艺」,即Quadrivium,本义是四条道路:算术、几何、乐理、天文。吴国盛教授将「四艺」总结为两个环节:理论数学与应用数学。算术与几何属于理论数学,乐理与天文属于应用数学。



概言之,「本科」中的「本」指自由公民立身处世之道,「本科」中的「科」指关于自由公民立身处世之道的训练体系。


本科教育之后存在两个延伸方向:专科教育与学术教育。


法学院(Law School)、医学院、工程学院等职业技术学院是后本科阶段的专科教育平台。这里的“专科”指专业科目,如法学、医学、建筑。

研究所(Institute)是学术教育的平台。


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




有人说:“蔡元培之后再无蔡元培”。的确,当我们的大学把本科教育办成专业教育(即专科教育)时(例如,全国范围创办法学院四年制本科专业),剔除本科教育所蕴含的“训练自由公民立身处世之道”这一大学教育灵魂时,我们时代的许多大学校长已经无法与蔡校长并驾齐驱了。


蔡元培先生


四、专业图书馆与研究所:人文学科的基础学术训练平台


(一)人文学科学术训练离不开专业图书馆


文科研究高度依赖文献、语文、逻辑,理科研究高度实验室、逻辑、数学。


所以,人文学科第一个基础学术训练平台是专业图书馆。


2013年西南大学打算改造图书馆体系,建立「中心馆+特色馆+专业分馆」系统。「法学图书馆」是专业分馆体系的组成部分。我被委任为法学图书馆首任馆长,担纲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创馆工作。


2014年10月在我即将赴德国留学之际,我留下一张法学图书馆建设图纸。


在我赴德研究期间,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一期开工建设。2015年10月,我回国之后,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正式挂牌成立。


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一期建设成果)


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二期建设成果)


(二)人文学科学术训练最好依托「研究所」建制


在德国留学期间,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每月资助我1300欧元,除去食宿花费,大部分钱我都用来买书了,回国时带回了100多公斤外文书。



但是,即使我个人用再多的钱买珍贵外文文献,也解决不了我回国后的「外文文献不足」问题。经过认真的思考与研究,2015年上半年,我给西南大学相关领导写了一封长信,建议创设一个新的研究平台: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经过多方努力,这个平台被批准设立。2015年10月,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挂牌成立。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基本典藏


关于「研究所」,我有三点基本理解:


第一,文科研究所的核心装备是丰富的专业藏书,理工科研究所的核心装备是高精尖实验室。


第二,研究所要有独立学术使命。我给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明定的学术使命是「译注经典,中西合璧,人文化成」。


第三,研究所要有逐步推进实施的研究与教育计划。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的基本研究计划是「亚里士多德—托马斯原典译注」,基本教育计划是「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


作为西南大学法学图书馆创馆馆长,我给管理员的基本指示是:来者只要是人,都有权利进来读书。


作为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我关于本所3000册珍稀外文文献的态度是:本所文献对全球学者免费开放。


五、我的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体系


自2015年开始,我就以自建的「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官方网站:http://ilatina.swu.edu.cn)为平台,推进研究生层面的拉丁文教育,2017年,我开始同时推进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





有一个在西南民族大学读书的硕士,每周六早晨从成都坐火车赶到重庆,然后再坐一个小时汽车赶到北碚西南大学,参加每周六上午9:30开课的拉丁文课程,下午听完古希腊文课程后,再继续坐火车回成都,以这种方式,他在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学习了一整年拉丁文与古希腊文。这让我十分感动!



每周六来上拉丁文与古希腊文课程的同学,有一半是西南大学之外的同学,有的来自重庆大学,有的来自西南政法大学,有的来自四川外国语大学,有的来自重庆工商大学,有的来自四川美术学院。这些学生为了能赶来重庆北碚上课,每周六都要坐来回两到三个小时汽车或轻轨。每隔一两年,我都会收到曾在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学习过同学的好消息:他们或者考上了博士,或者留学了。




可能由于我是在「免费」教授优秀学子拉丁文与古希腊文,触碰到某些人的市场利益,所以,我的拉丁文教育与古希腊文教育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攻击。


现在我澄清一下我的拉丁文与古希腊文教育体系。


我的拉丁文教育体系


我的拉丁文教育目标不是培养拉丁语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或古典学本科生,而是对法学、哲学、史学、语言学等相关专业研究生展开学术训练。这就好比,中文系本科生要学古代汉语,历史系研究生也要学古代汉语,但是,后者学习古代汉语是为了进行学术训练,以研读《史记》之类的史学经典。


我的拉丁文教学体系包含三个环节:

Wheelock's Latin+Familia Romana+专业经典读译。


Wheelock's Latin构成基础语法学习环节。



Familia Romana构成语感与语法实践环节。



专业经典读译是拉丁文学术应用训练环节。专业经典读译用的材料是我自己的研究成果。





我的古希腊文教育体系



我的古希腊文教育目标不是培养古希腊语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或古典学本科生,而是对法学、哲学、史学、语言学等相关专业研究生展开学术训练。



我的古希腊文教学体系包含四个环节:

Reading Greek+Introduction to Attic Greek+Athenaze+专业经典读译。


Reading Greek构成语音与语感学习环节,此书我只教授第一单元,帮助学生掌握字母、语音与简单句语法。



Introduction to Attic Greek构成语法学习环节。此书构成学生语法学习书。



Athenaze构成语感与语法实践环节,此书是主要课堂教学用书。



专业经典读译是古希腊文学术应用训练环节。专业经典读译用的材料是我自己的研究成果。



最后,我想以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西文所训结束这篇文章:


VERITAS VOS LIBERABIT.
ἡ ἀλήθεια ἐλευθερώσει ὑμᾶς.



2019年3月15日 写于西南大学拉丁经藏研究所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创建于2015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