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作品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中):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发布时间:2019-03-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训练平台



美好作品的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中): 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陈 庆 法学博士 法学副教授

西南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硕导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

 

 

二、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我曾写过文章解释过「学科(拉丁文disciplina|英文discipline)」的原初文化内涵。

 

英文discipline源自拉丁文 disciplina,后者本义是「指导」。

 

disciplina源自动词discere,后者义为「学习」,而disciplina关联的名词discipulus意指“学生”。

 

海德堡大学


如果我们在进一步溯源,我们会发现拉丁文discere关联希腊文动词διδάσκω,后者的基本含义是teache,train。



显然,学科(disciplina)原创含义是一种建制化的“教授”“训练”。


  

今天当我们说「哲学」「法学」「史学」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学科」。如果它们首先是「学科」,而「学科」意味着建制化的「教授」与「训练」,我们就必须思考「建制化的学术训练体系」。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解释一下德国人发现并实践的「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是我从德国乌尔姆大学Christian Montag教授那里得知的。



德国的大学教育分两个基本环节:大学教育与研究所教育。

 

本硕连读5年发的学位证叫Diplom。当然,德国大学也进行了本硕改革,即将Diplom切分为三年本科与两年硕士教育。

 

有一点是确定的:Diplom之后的博士教育主要目标是培养学者。但是,德国有一个独特制度,就是前文提到的「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十二年铁律是这样的:从博士入学第二天算起,学者需要在十二年内完成教授资格论文,取得教授资格(Habilitation),否则没有机会再申请教授资格。

 

事实上,在这十二年期间,如果你想成为学者,你至少需要写两本专著:第一本是你的博士论文,第二本是你的教授资格论文。

 

也就是说,十二年铁律将学术训练切分为两个环节:博士论文环节与教授资格论文环节。

 

如何理解通过博士论文答辩?

 

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就好比学成下山。

 

如何理解通过教授资格论文答辩?

 

通过教授资格论文答辩就好比是独立闯荡江湖。

 

一名学者如要进入人生第三阶段,即开宗立派阶段,则必须写出一部能青史留名的代表作。

 


例如,哲学家海德格尔出生于1889 年。

 

1914年,25岁的海德格尔在弗赖堡大学完成博士论文:Die Lehre vom Urteil im Psychologismus. Ein kritisch-theoretischer Beitrag zur Logik (《心理主义中的判断论:一种对逻辑学的批判性—理论性贡献》)。

 

这是学成下山。

 

 

海德格尔的母校:

德国弗赖堡大学


1916年,27岁的海德格尔完成其教授资格论文:Die Kategorien- und Bedeutungslehre des Duns Scotus《邓·斯各特的范畴与意义论》。



这是独立闯荡江湖。



1927年,38岁的海德格尔出版其代表作《存在与时间》。



这是开宗立派。



 

海德格尔写作Sein und Zeit的地方:

Todtnauberg


许多中国学生与学者比较偏好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林中路》等作品展现的诗意哲学写作风格。



但是,如果你一开始就模仿这种研究风格,你就走偏了。



让我们来看一下海氏的学术成长史:其博士论文讨论逻辑学,其教授资格论文讨论中古思想家斯各特的逻辑哲学思想。



显然,能完成这些学术工作的学者必须具备两种基础学养:古典语文学养与逻辑学养。



所谓古典语文学养,主要指古希腊文与拉丁文训练。



所谓逻辑学养,主要指亚里士多德传统的逻辑学训练。



问题是:好慕海氏中后期诗意哲学写作风格的人有海氏早年习得的古典学养与逻辑学养吗?

 

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这个问题不是我在这里要讨论的问题。



我在这里要讨论的是「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对于中国学术界的意义。



从读博士开始,我们的文科博士生就活在发C刊论文的阴影下,学术训练极其匮乏。



哲学系博士生极少有系统的古希腊文或拉丁文训练,极少有系统的逻辑学训练,尽管我们哲学博士生们的知识大部分来自西方。



法学院博士生极少有系统的大陆法系核心外语(德文、法文、意大利文、日文)训练,拉丁文训练更是奢侈品,极少有系统的逻辑学训练,尽管我们法学博士生们知识大部分来自西方。



博士毕业后,我们的文科博士又活在申请各级项目与发C刊论文的双重阴影下,自我学术训练时间更是越来越少。

 

这一特殊学术国情正在制造一个个国际学术笑话:不能读亚里士多德古希腊文原典却以亚里士多德研究者自居的人,不读康德德文原典却出版康德法哲学导论,并以康德研究专家自居的人,居然在学术界混得风生水起。

 

实话实话,这既是笑话,也是在误人子弟。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我们如何指望学术基本功不牢的人为人类写出靠谱的学术作品?



如果我们不重视学术训练体系建设,disciplina就根本立不起来。





未完待续!

 



         

2019年3月12日 写于西南大学拉丁经藏研究所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创建于2015年10月)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译注

美好作品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中):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发布时间:2019-03-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训练平台



美好作品的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中): 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陈 庆 法学博士 法学副教授

西南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硕导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

 

 

二、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我曾写过文章解释过「学科(拉丁文disciplina|英文discipline)」的原初文化内涵。

 

英文discipline源自拉丁文 disciplina,后者本义是「指导」。

 

disciplina源自动词discere,后者义为「学习」,而disciplina关联的名词discipulus意指“学生”。

 

海德堡大学


如果我们在进一步溯源,我们会发现拉丁文discere关联希腊文动词διδάσκω,后者的基本含义是teache,train。



显然,学科(disciplina)原创含义是一种建制化的“教授”“训练”。


  

今天当我们说「哲学」「法学」「史学」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学科」。如果它们首先是「学科」,而「学科」意味着建制化的「教授」与「训练」,我们就必须思考「建制化的学术训练体系」。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解释一下德国人发现并实践的「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是我从德国乌尔姆大学Christian Montag教授那里得知的。



德国的大学教育分两个基本环节:大学教育与研究所教育。

 

本硕连读5年发的学位证叫Diplom。当然,德国大学也进行了本硕改革,即将Diplom切分为三年本科与两年硕士教育。

 

有一点是确定的:Diplom之后的博士教育主要目标是培养学者。但是,德国有一个独特制度,就是前文提到的「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

 

十二年铁律是这样的:从博士入学第二天算起,学者需要在十二年内完成教授资格论文,取得教授资格(Habilitation),否则没有机会再申请教授资格。

 

事实上,在这十二年期间,如果你想成为学者,你至少需要写两本专著:第一本是你的博士论文,第二本是你的教授资格论文。

 

也就是说,十二年铁律将学术训练切分为两个环节:博士论文环节与教授资格论文环节。

 

如何理解通过博士论文答辩?

 

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就好比学成下山。

 

如何理解通过教授资格论文答辩?

 

通过教授资格论文答辩就好比是独立闯荡江湖。

 

一名学者如要进入人生第三阶段,即开宗立派阶段,则必须写出一部能青史留名的代表作。

 


例如,哲学家海德格尔出生于1889 年。

 

1914年,25岁的海德格尔在弗赖堡大学完成博士论文:Die Lehre vom Urteil im Psychologismus. Ein kritisch-theoretischer Beitrag zur Logik (《心理主义中的判断论:一种对逻辑学的批判性—理论性贡献》)。

 

这是学成下山。

 

 

海德格尔的母校:

德国弗赖堡大学


1916年,27岁的海德格尔完成其教授资格论文:Die Kategorien- und Bedeutungslehre des Duns Scotus《邓·斯各特的范畴与意义论》。



这是独立闯荡江湖。



1927年,38岁的海德格尔出版其代表作《存在与时间》。



这是开宗立派。



 

海德格尔写作Sein und Zeit的地方:

Todtnauberg


许多中国学生与学者比较偏好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林中路》等作品展现的诗意哲学写作风格。



但是,如果你一开始就模仿这种研究风格,你就走偏了。



让我们来看一下海氏的学术成长史:其博士论文讨论逻辑学,其教授资格论文讨论中古思想家斯各特的逻辑哲学思想。



显然,能完成这些学术工作的学者必须具备两种基础学养:古典语文学养与逻辑学养。



所谓古典语文学养,主要指古希腊文与拉丁文训练。



所谓逻辑学养,主要指亚里士多德传统的逻辑学训练。



问题是:好慕海氏中后期诗意哲学写作风格的人有海氏早年习得的古典学养与逻辑学养吗?

 

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这个问题不是我在这里要讨论的问题。



我在这里要讨论的是「学术训练十二年铁律」对于中国学术界的意义。



从读博士开始,我们的文科博士生就活在发C刊论文的阴影下,学术训练极其匮乏。



哲学系博士生极少有系统的古希腊文或拉丁文训练,极少有系统的逻辑学训练,尽管我们哲学博士生们的知识大部分来自西方。



法学院博士生极少有系统的大陆法系核心外语(德文、法文、意大利文、日文)训练,拉丁文训练更是奢侈品,极少有系统的逻辑学训练,尽管我们法学博士生们知识大部分来自西方。



博士毕业后,我们的文科博士又活在申请各级项目与发C刊论文的双重阴影下,自我学术训练时间更是越来越少。

 

这一特殊学术国情正在制造一个个国际学术笑话:不能读亚里士多德古希腊文原典却以亚里士多德研究者自居的人,不读康德德文原典却出版康德法哲学导论,并以康德研究专家自居的人,居然在学术界混得风生水起。

 

实话实话,这既是笑话,也是在误人子弟。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我们如何指望学术基本功不牢的人为人类写出靠谱的学术作品?



如果我们不重视学术训练体系建设,disciplina就根本立不起来。





未完待续!

 



         

2019年3月12日 写于西南大学拉丁经藏研究所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创建于2015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