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作品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上):我为什么强调学术训练
发布时间:2019-03-1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学术训练


美好作品的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上): 我为什么强调学术训练


  陈 庆 法学博士 法学副教授

西南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硕导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

 

 

2014年10月10日,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帮我买好了一张远赴德国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的机票,以及一张由法兰克福直达科隆的ICE火车票,我的留德之旅由此启程,目的地是德国第二古老大学,即创建于1388年的科隆大学。



我在德国的学术工作是赴科隆大学哲学学部王牌研究所托马斯研究所,展开托马斯·阿奎那拉丁文原典译注工作,并力争建立托马斯自然法理论与孟子心性论的学术对话空间。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之所以叫托马斯研究所,乃是为了纪念天使博士圣托马斯·阿奎那。



北京国际机场临行前,我给恩师周安平教授与姚建宗教授以及几位朋友发了一条短信,算作一份告别:



负笈尘中游,

抱书雪前宿;

从师两万里,

他乡攻我玉。

 

前两句诗取自白居易《相和歌辞·短歌行二》,后两句是我补上的。

 

诗言志!

 

任何志向之实现皆源自艰苦卓绝之奋斗。

 

2007年9月,我考上吉林大学法理学博士,2010年6月,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当年吉林大学法学院有24篇博士论文参加答辩,4篇被评为优秀答辩论文。我的博士论文位列这四篇优秀答辩博士论文。



因为我博士期间主攻托马斯自然法思想,而托马斯自然法思想同时关联以亚里士多德为中心的古希腊哲学、以《圣经》为中心的基督教神学,以《国法大全》为中心的罗马法学,同时涉及拉丁文、古希腊文、圣经希伯来文三种西方古典语言,所以,托马斯研究指引我展开如下三大方向学术训练:其一,西方语文学训练,包括拉丁文训练、古希腊文训练、圣经希伯来文训练以及英、法、德文等现代西文训练;其二,逻辑学训练,包括亚里士多德传统逻辑与现代数理逻辑;其三,思想史训练,主要是哲学思想史、法学思想史与逻辑思想史。



2010年6月,我从吉林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后,就回硕士母校西南大学法学院执教。2010年6月至2015年10月,这六十四个月期间,我基本上在学术上默默不语:既没有追求申报国家社科基金,也没有追求发表所谓的权威刊物论文,更没有组团在著名出版社搞“自然法论丛”丛书之类的事。



那么,这沉默的六十四个月我在干什么?

 

自我训练并译注托马斯拉丁文原典。

 

2013年7月,我获得中国国家奖学金资助(A类),应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所长Prof.dr. Andreas Speer先生邀请,赴德国从事托马斯与孟子思想比较研究。在赴德国留学前,西南大学资助我在四川外国语大学完成了高级英语课程,之后,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我在北京语言大学完成了400学时基础德语课程,在同济大学留德预备部完成520学时中级德语课程。此外,从2008年起,我开始自修拉丁文、古希腊文以及法文。所以,在赴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做研究前,我基本能阅读英文、德文、拉丁文著作,借助于前三种语言的配合,我初步能阅读古希腊文、法文著作。这是我说的自我训练。

 

到了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后,我确证我的学术道路是正确的。因为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的学者几乎没有不通晓拉丁文的,也没有不立足哲学家原文原典而讨论其哲学思想的。



我到托马斯研究所报到第一天,他们就为我准备了一个工作室,该工作室四周墙壁全是拉丁文原典,有四张桌子,我后面两张桌子分别坐了两位来自意大利的学者,我对面坐的是来自捷克的洪堡学者。



上两图就是当时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分配给我的研究室,我面前的桌子就是我的工作桌。

 

我每天早晨10点到研究所,自己到托马斯研究所厨房煮一杯咖啡。研究所厨房里有免费的咖啡粉。喝完咖啡后就开始我的工作,一般是从上午10点工作到下午1点30分左右。每天的基础工作是译注托马斯三句拉丁文,同时评注这三句拉丁文的主流德译本、主流法译本、三个英译本以及一个中国台湾地区中译本的译法。



在托马斯研究所做研究期间,我也在展开三个方向的观察学习。第一个方向是作为现代大学理念的洪堡大学理念的实践体系。第二个是哲学研究的学术训练体系。第三个是欧洲哲学家的研究传统。

 

 

科隆大学本身是一所典型的中世纪大学,创建于1388年。

 

 

但是,她被注入了洪堡大学理念。此理念的基本建制形式是在“大学-学部(或学院)”二级架构下,再延伸出“研究所”建制,由此而形成三级架构:“大学—学部(或学院)—研究所”。“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就是这种三级架构的典型实践形式。为了能直观体验「研究所(Institut)」建制,我还访问了科隆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参观了他们的激光实验室与研讨间:

 

 

轴心思想时代之后,哲学研究就进入了学术与思想二合一时代。例如,柏拉图哲学思想研究与柏拉图古希腊文文本研究必须合一,否则没有人相信你的柏拉图解读是靠谱的解读。哲学研究进入学术与思想合一时代意味着,在哲学教育方面,我们必须有一个哲学学科基本学术训练体系。我在托马斯研究所做研究期间,研究所所长Speer教授正好主持哲学研究生的Seminar。主题是托马斯·阿奎那的Habitus。他给研究生的研讨文本是阿奎那讨论Habitus的拉丁文文本及其德译本与英译本,以及亚里士多德相关古希腊文文本及其拉丁文译本与德译本。这是哲学博士研究生必须参加的高阶研讨班。显然,仅仅通晓德语或英语的博士生是无法真正参与研讨的。这意味着,要想参与这种哲学研讨,你必须先完成必要的拉丁文学术训练、古希腊文学术训练、逻辑训练以及思想史训练。

 

留德期间,我专门了解了科隆大学哲学学部的学术训练体系,其古典语言训练是阶梯式的。以中古哲学博士拉丁文学术训练为例:先学普通拉丁文,再学哲学拉丁文,最后学托马斯拉丁文,一步步走向深入。我曾问他们,托马斯拉丁文有没有教科书,他们说托马斯拉丁文就是Summa Theologiae这样的文本。高年级哲学博士研究生Seminar精读文本至少会涉及四种语言(古希腊文-拉丁文-德文-英文):亚里士多德希腊文原典、拉丁文譯本、德譯本、英譯本。如果博士生前期学术训练不足,这种Seminar课程就上不了。博士研究生是不是精英,关键看他们是否接受过严格学术训练,并发展出合乎其天赋的研究能力。

 

 

2015年9月我即将回国,走前与先生做了一个告别,留下这张合影:

 

 

凡是在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从事过学术研究的学者都有一个令人尊敬的称号:男学者被称为Thomaner,女学者被称为Thomanerin。如果将其译成中文,我觉得它们可以简称为「托马」。历史上杰出托马斯研究学者被尊称为「大托马」。

 

被称为「托马」的学者基本有一个特点,就是以亚里士多德与圣托马斯·阿奎那为榜样,追求学术上的博大精深。「博大」体现为「学养」。在中国很红、很热闹的哲学流派,如存在主义、分析哲学,其实在德国没有那么热闹。一切都安静,哲学研究需要的是宁静致远。在赴德国前,我就已经关注三个亚里士多德的比较问题。我所谓的三个亚里士多德是希腊亚里士多德、阿拉伯亚里士多德与拉丁亚里士多德。托马斯研究所David教授的研究就涉及阿拉伯亚里士多德与拉丁亚里士多德的比较。我与David教授有一次长谈,这是一位极其博学的教授,他通晓古希腊文、拉丁文、阿拉伯文、希伯来文、法文、德文、英文。在David教授的带领下,我深入参观了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犹太-阿拉伯哲学研究中心


 

David教授的哲学研究典型地体现了学术与思想之统一性。下图为其代表作:《阿威罗伊<论理智>:阿拉伯文-拉丁文-德文对照》。



试想:如果没有艰苦卓绝的学术训练,能写出这种作品吗?

 

在托马斯研究所每天的工作很单纯,就是译注托马斯拉丁文原典并进行哲学思考。

 

学术枯不枯燥?

 

不爱学术的人认为这是很枯燥的事,热爱学术的学者则认为这是在享受生活。

因为学术的缘起就是σχολή(闲暇、享受生活)。

 

然,此等「闲暇(σχολή)」非游手好闲,实乃历经训练之理智之宁静致远。

 

未完待续!

 

 

2019312 写于西南大学拉丁经藏研究所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创建于201510)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译注

美好作品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上):我为什么强调学术训练

发布时间:2019-03-1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学术训练


美好作品的背后是艰苦卓绝的训练(上): 我为什么强调学术训练


  陈 庆 法学博士 法学副教授

西南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硕导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创所所长

 

 

2014年10月10日,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帮我买好了一张远赴德国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的机票,以及一张由法兰克福直达科隆的ICE火车票,我的留德之旅由此启程,目的地是德国第二古老大学,即创建于1388年的科隆大学。



我在德国的学术工作是赴科隆大学哲学学部王牌研究所托马斯研究所,展开托马斯·阿奎那拉丁文原典译注工作,并力争建立托马斯自然法理论与孟子心性论的学术对话空间。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之所以叫托马斯研究所,乃是为了纪念天使博士圣托马斯·阿奎那。



北京国际机场临行前,我给恩师周安平教授与姚建宗教授以及几位朋友发了一条短信,算作一份告别:



负笈尘中游,

抱书雪前宿;

从师两万里,

他乡攻我玉。

 

前两句诗取自白居易《相和歌辞·短歌行二》,后两句是我补上的。

 

诗言志!

 

任何志向之实现皆源自艰苦卓绝之奋斗。

 

2007年9月,我考上吉林大学法理学博士,2010年6月,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当年吉林大学法学院有24篇博士论文参加答辩,4篇被评为优秀答辩论文。我的博士论文位列这四篇优秀答辩博士论文。



因为我博士期间主攻托马斯自然法思想,而托马斯自然法思想同时关联以亚里士多德为中心的古希腊哲学、以《圣经》为中心的基督教神学,以《国法大全》为中心的罗马法学,同时涉及拉丁文、古希腊文、圣经希伯来文三种西方古典语言,所以,托马斯研究指引我展开如下三大方向学术训练:其一,西方语文学训练,包括拉丁文训练、古希腊文训练、圣经希伯来文训练以及英、法、德文等现代西文训练;其二,逻辑学训练,包括亚里士多德传统逻辑与现代数理逻辑;其三,思想史训练,主要是哲学思想史、法学思想史与逻辑思想史。



2010年6月,我从吉林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后,就回硕士母校西南大学法学院执教。2010年6月至2015年10月,这六十四个月期间,我基本上在学术上默默不语:既没有追求申报国家社科基金,也没有追求发表所谓的权威刊物论文,更没有组团在著名出版社搞“自然法论丛”丛书之类的事。



那么,这沉默的六十四个月我在干什么?

 

自我训练并译注托马斯拉丁文原典。

 

2013年7月,我获得中国国家奖学金资助(A类),应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所长Prof.dr. Andreas Speer先生邀请,赴德国从事托马斯与孟子思想比较研究。在赴德国留学前,西南大学资助我在四川外国语大学完成了高级英语课程,之后,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我在北京语言大学完成了400学时基础德语课程,在同济大学留德预备部完成520学时中级德语课程。此外,从2008年起,我开始自修拉丁文、古希腊文以及法文。所以,在赴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做研究前,我基本能阅读英文、德文、拉丁文著作,借助于前三种语言的配合,我初步能阅读古希腊文、法文著作。这是我说的自我训练。

 

到了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后,我确证我的学术道路是正确的。因为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的学者几乎没有不通晓拉丁文的,也没有不立足哲学家原文原典而讨论其哲学思想的。



我到托马斯研究所报到第一天,他们就为我准备了一个工作室,该工作室四周墙壁全是拉丁文原典,有四张桌子,我后面两张桌子分别坐了两位来自意大利的学者,我对面坐的是来自捷克的洪堡学者。



上两图就是当时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分配给我的研究室,我面前的桌子就是我的工作桌。

 

我每天早晨10点到研究所,自己到托马斯研究所厨房煮一杯咖啡。研究所厨房里有免费的咖啡粉。喝完咖啡后就开始我的工作,一般是从上午10点工作到下午1点30分左右。每天的基础工作是译注托马斯三句拉丁文,同时评注这三句拉丁文的主流德译本、主流法译本、三个英译本以及一个中国台湾地区中译本的译法。



在托马斯研究所做研究期间,我也在展开三个方向的观察学习。第一个方向是作为现代大学理念的洪堡大学理念的实践体系。第二个是哲学研究的学术训练体系。第三个是欧洲哲学家的研究传统。

 

 

科隆大学本身是一所典型的中世纪大学,创建于1388年。

 

 

但是,她被注入了洪堡大学理念。此理念的基本建制形式是在“大学-学部(或学院)”二级架构下,再延伸出“研究所”建制,由此而形成三级架构:“大学—学部(或学院)—研究所”。“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就是这种三级架构的典型实践形式。为了能直观体验「研究所(Institut)」建制,我还访问了科隆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参观了他们的激光实验室与研讨间:

 

 

轴心思想时代之后,哲学研究就进入了学术与思想二合一时代。例如,柏拉图哲学思想研究与柏拉图古希腊文文本研究必须合一,否则没有人相信你的柏拉图解读是靠谱的解读。哲学研究进入学术与思想合一时代意味着,在哲学教育方面,我们必须有一个哲学学科基本学术训练体系。我在托马斯研究所做研究期间,研究所所长Speer教授正好主持哲学研究生的Seminar。主题是托马斯·阿奎那的Habitus。他给研究生的研讨文本是阿奎那讨论Habitus的拉丁文文本及其德译本与英译本,以及亚里士多德相关古希腊文文本及其拉丁文译本与德译本。这是哲学博士研究生必须参加的高阶研讨班。显然,仅仅通晓德语或英语的博士生是无法真正参与研讨的。这意味着,要想参与这种哲学研讨,你必须先完成必要的拉丁文学术训练、古希腊文学术训练、逻辑训练以及思想史训练。

 

留德期间,我专门了解了科隆大学哲学学部的学术训练体系,其古典语言训练是阶梯式的。以中古哲学博士拉丁文学术训练为例:先学普通拉丁文,再学哲学拉丁文,最后学托马斯拉丁文,一步步走向深入。我曾问他们,托马斯拉丁文有没有教科书,他们说托马斯拉丁文就是Summa Theologiae这样的文本。高年级哲学博士研究生Seminar精读文本至少会涉及四种语言(古希腊文-拉丁文-德文-英文):亚里士多德希腊文原典、拉丁文譯本、德譯本、英譯本。如果博士生前期学术训练不足,这种Seminar课程就上不了。博士研究生是不是精英,关键看他们是否接受过严格学术训练,并发展出合乎其天赋的研究能力。

 

 

2015年9月我即将回国,走前与先生做了一个告别,留下这张合影:

 

 

凡是在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从事过学术研究的学者都有一个令人尊敬的称号:男学者被称为Thomaner,女学者被称为Thomanerin。如果将其译成中文,我觉得它们可以简称为「托马」。历史上杰出托马斯研究学者被尊称为「大托马」。

 

被称为「托马」的学者基本有一个特点,就是以亚里士多德与圣托马斯·阿奎那为榜样,追求学术上的博大精深。「博大」体现为「学养」。在中国很红、很热闹的哲学流派,如存在主义、分析哲学,其实在德国没有那么热闹。一切都安静,哲学研究需要的是宁静致远。在赴德国前,我就已经关注三个亚里士多德的比较问题。我所谓的三个亚里士多德是希腊亚里士多德、阿拉伯亚里士多德与拉丁亚里士多德。托马斯研究所David教授的研究就涉及阿拉伯亚里士多德与拉丁亚里士多德的比较。我与David教授有一次长谈,这是一位极其博学的教授,他通晓古希腊文、拉丁文、阿拉伯文、希伯来文、法文、德文、英文。在David教授的带领下,我深入参观了科隆大学托马斯研究所犹太-阿拉伯哲学研究中心


 

David教授的哲学研究典型地体现了学术与思想之统一性。下图为其代表作:《阿威罗伊<论理智>:阿拉伯文-拉丁文-德文对照》。



试想:如果没有艰苦卓绝的学术训练,能写出这种作品吗?

 

在托马斯研究所每天的工作很单纯,就是译注托马斯拉丁文原典并进行哲学思考。

 

学术枯不枯燥?

 

不爱学术的人认为这是很枯燥的事,热爱学术的学者则认为这是在享受生活。

因为学术的缘起就是σχολή(闲暇、享受生活)。

 

然,此等「闲暇(σχολή)」非游手好闲,实乃历经训练之理智之宁静致远。

 

未完待续!

 

 

2019312 写于西南大学拉丁经藏研究所


 

 

西南大学拉丁文经藏研究所

(创建于201510)